在線客服系統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永正動態 >> 永正新聞

“兩票制”只是大洗牌的開始
發布時間:2018-1-23 11:11:22  共閱:1063次

  “兩票制”意味著原有的行業生態系統將被重構,各個企業的運營流程將被改變。那么,“兩票制”全面鋪開究竟會給醫院和商業公司帶來怎樣的挑戰?商業企業在供應鏈環節又將有何作為?

 

  近期,山東省醫療機構藥品采購執行“兩票制”工作推進會在濟南召開。會議強調,12月31日前,全省各級公立醫療機構藥品采購將全面啟動執行“兩票制”。

 

  “兩票制”推行到年底,已經在國內遍地開花,形成不可阻擋的態勢。而取消醫院藥品零加成也同樣如此,這對醫院和商業公司而言,帶來了極大的挑戰。在由“以藥品為中心”向“以患者為中心”的思維轉變過程中,商業企業要思考的是,在整個供應鏈環節,她們該如何做?

 

  兩票制進入關鍵期

 

  2017年1月19日,國務院醫改辦等八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在公立醫療機構藥品采購推行“兩票制”的實施意見(試行)》,自此 “兩票制”作為深入醫改的重要突破口,各省開始全面推進。截至目前,包括西藏在內的全國31個省都已明確“兩票制”時間表。“兩票制”已進入全面執行和落地的關鍵階段。

 

  但同時,嚴格的藥品驗收要求帶來的醫院藥劑人員成本上升,小型流通商的出局帶來的縣市基層終端網絡覆蓋的真空以及流通渠道整合帶來的流通企業議價能力增強都將對公立醫院產生一定壓力。主要體現在藥品驗收合理方面和流通企業與終端醫院相對議價能力變化方面存在困難。

 

  在合規方面,“兩票制”造成的退貨、換貨、大包采購的情況、核對票面信息職責對醫院是沉重的負擔。在藥品供應方面,部分縣市基層及偏遠地區小型流通商出局,大型流通商無法覆蓋或不想覆蓋,導致部分公立醫院藥品斷供;低價中標,使大量有成熟臨床經驗的藥品落標,部分新進低價藥臨床和安全性沒有保障,醫生不敢使用。此外,“兩票制”推動了渠道整合,流通企業規模變大,上下游對接能力增強,相對議價能力減弱。

 

  中國藥科大學研究生院院長邵蓉曾提到,“兩票制”或導致了藥品科技信息受到影響,加劇產生臨床藥品短缺等后果,要通過實踐不斷調整解決這些弊端。

 

  與此同時,醫保控費、降低藥占比、招標降價等藥品供給側改革政策不斷深化,對藥品終端市場增長造成巨大沖擊。IMS數據顯示,醫院終端用藥增長已從2013年前的15%~20%,驟降至個位數,2017年上半年增速僅為3.8%,創近年來新低。

 

  隨著終端用藥增長的嚴重走低,醫藥流通行業增速也驟然放緩,并且行業盈利空間逐步縮窄。根據中國醫藥商業協會的統計數據,2017年上半年全國藥品流通收入增速僅為8.1%。

 

  “兩票制”結合藥品零加成政策,致使醫院財務壓力增大。但“兩票制”“營改增”“零加成”等一系列政策,對醫院院內藥品流通影響巨大,也給藥品流通主體帶來了市場機會。從財務結算層面,批發企業與生產企業的結算速度遠遠快于醫療機構對批發企業的結算速度。

 

  雖然國家政策規定,醫療機構對藥品批發企業的回款期限最長不超過60天,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平均應收賬款的周轉時間普遍在3個月以上。”

 

  回款時間的緩慢,在一定程度上也曾掣肘著商業公司的資金流轉。

 

  企業布局供應鏈

 

  隨著“兩票制”的出臺,控制終端渠道的供應鏈的話語權將進一步得到增強,這將擠壓批發商和藥企的利益,迫使它們直接進場參與到供應鏈業務中來,從而將整個鏈條最終掌握在自己手中。最終的產品鏈條將是直接從藥企到醫院或者只經過一家批發商,這樣的渠道特點決定了藥企或批發商將更緊密地與醫院形成利益共同體。

 

  對此,國藥股份高級研究員、中國衛生經濟學會藥物政策專委會委員干榮富提到,公立醫院可以將藥房運營業務外包給具有一定供應鏈服務能力的藥品流通商,即采用“藥事服務外包”模式;與全國性流通企業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加強與供應商合作關系,保障公立醫院藥品供應,開放醫院處方外流,由社會化藥房解決部分藥品供應問題;實行集中采購,以量換價,提高集團內公立醫院議價能力,隨著藥品耗材及試劑流通政策的縮緊,將部分醫院非核心業務外包,如將藥房、檢驗中心外包,力爭取得利潤源。

 

  目前,不少企業看到了供應鏈服務延伸進醫院的機會。

 

  今年以來,上藥商業加速網絡布局,以產業創新推動企業強勁增長,不斷深化工商聯動、批零一體化,拓展與國際領先供應鏈企業合作,實現高于行業的增長。九州通差異化聚焦消費品領域,并成功培育成為公司業績新亮點。柳州醫藥憑區位優勢以及上市募資,在省內大舉推進醫院托管及DTP業務。廣藥集團與美的集團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探索在醫用機器人、健康大數據、智能物流等領域的深度合作。根據協議,美的集團將探索為廣藥集團提供現代醫院藥品供應鏈延伸服務及藥房自動化解決方案,加速廣藥集團在醫療智能物流領域的布局。

 

  康美在近期則中標了廣東省內醫療機構的兩個大項目,分別為廣東省中醫院藥品供應鏈延伸服務項目合同,服務期限5年合計約25億元;揭陽市直公立醫療機構藥品及醫用耗材物流服務項目,服務期限10年合計約80億元。

 

  山東步長制藥發布《對外投資進展公告》,宣布與九州通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書》,同意通過增資九州通湖北公司的方式,設立“湖北步長九州通醫藥有限公司”,作為雙方合作開發醫療機構藥房托管業務的平臺公司。

 

  不難預見,隨著藥房托管、供應鏈延伸等終端服務業務的深入,工業和商業合作將趨于緊密,資本層面“聯姻”案例將不斷增加。

 

  但也有人認為,供應鏈模式只是醫改深化后的過渡形態,隨著改革的進一步深入也將發生改變。這種供應鏈服務的延伸項目,應該算是一種過渡階段,哪怕目前盈利能力不足,但有利于企業提升配送集中度,淘汰落后產能。而要真正達到供應鏈產業的重塑,需要有資本市場的支持,才能度過勉強維持經營的階段。

(來源:醫藥經濟報)

秒速飞艇技巧